安徽时时彩基本走势图
首 頁 | 法治報道 | 政法工作 | 政法動態 | 新聞縱覽 | 基層動態
當前位置: 首頁>>政法文苑
民警老王

2017-02-13   來源:    作者:楊 鋒 字體:   中   小】【打印本頁】【關閉本頁
 

  陰云密布的天空,未必會大雨滂沱。風吹霧散時,太陽照樣會蹦蹦跳跳沿著光的軌道滑翔而至。

  --------題記

  當我懷著對人民警察的神圣向往,背著行李來到所在的三河派出所報道時,院子里有三五個辦事的群眾正在戶籍室外排著隊。旁邊的空地里一個農民掄著镢頭挖地種菜,兩個穿著警服的年輕警官站在一邊和他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。陽光透過樹葉斜斜地投射到地面,早晨的水霧在光影間氤氳升騰,不知名的鳥兒在樹上跳來跳去,不斷撥動枝葉的弦,彈奏出嘰嘰喳喳清脆悅耳的曲調。這一切,不經意間勾勒出一幅清新和諧的晨景圖。

  鄉村的派出所原來這么富有詩情畫意!

  (一)

  令人意外的是:當所長將我作為“新鮮血液”向全所民警“輸送”時,我發現當天在院中種菜的“農民”坐在角落里。他竟然是所里的老民警——王功名!

  大家習慣性喊他老王,老王今年58歲,可能由于年齡的原因,有些明顯的駝背。聽說他原來是縣林業局伐木工人,后來調入公安戰線,老王平時為人木訥,沉默寡言,加上文化程度低,執法辦案能力較差,不善于協調周圍關系。所以盡管工作了許多年,仍然是個普通民警。

  老王平時從來不穿警服,包括所里開會也一樣,反正也沒見所長批評他。我和老王及另一個民警大李編在一個班。有一次周末值班時,我沒事溜達到他房間聊天,老王半躺在床上聽收音機,哐哐采采的秦腔曲調塞滿了整個屋子,牛吼金山一樣的“大凈”聲粗獷豪邁、聲震屋瓦,煙霧繚繞的床上堆著鼓成一團的棉被,被子頂端幾個被煙頭燒破的大洞爭先恐后似的占領了制高點,張大嘴巴自滿意得地向客人展示著自己的不同凡響。

  “來 ——抽根煙。”老王遞給我一支煙。

  “老王,你的工資可比我高多了,怎么老抽貧下中農的煙,與農民搶市場,這多不地道,況且有失身份。”我見老王的煙是五、六元一盒的“猴王”,這在所里根本沒人抽,便順手從煙盒里取出一根“芙蓉王”給他說。

  “習慣了,本來嘛,我也是農民,沒上過幾年學,機會好才當了警察......”老王用手一擋,并沒接我的煙,像是自言自語嘰里咕嚕一通,后面的話淹沒在秦腔行板里變成一種聲樂。

  (二)

  最初,我感到老王不是個優秀的人,更稱不上優秀警察了,充其量只是個與世無爭的老實人。局里每年七一前后都要表彰一批優秀黨員,所長召集大家開會說:“老王是老黨員老民警,可以先談談個人看法。”坐在角落里的老王說:“大家說誰就是誰,我沒有意見。”然后低頭默默抽煙,直到會議結束也不再言語。

  但是一個人眼睛見到的未必是真的,耳朵聽到的未必是實的。我在一次無意中撞見了一件讓人很驚訝的事。事情的大概經過是這樣的:最近老王手頭有一起治安案件,轄區某村村民張三和李四家的自留地接壤,張三在地里種著果樹,李四地里種著莊稼。李四認為張三當年種樹時太靠近地界,現在樹長大后有一半枝葉伸向屬于他的地面,侵占了他的領空權,從而使自己莊稼不能健康茁壯成長,李四干活時只能貓著腰導致腰肌勞損。因此李四誓要將外敵——伸進他家地里的果樹枝葉斬盡殺絕!張三則認為我的樹長在我家地里,李四憑什么蠻不講理、橫行鄉里!這件事曾經過村上調解但毫無結果,由于兩人個性強悍、各執己見自以為是,因此事情由爭吵演變到大打出手再到派出所由老王接警處理。老王當初勸兩人去法院起訴,但是張三和李四對老王的話置若罔聞,隔三差五就來派出所報道一次,然后再各自收兵回營。

  其實我想說的是,就在老王處理這事兒期間,有一次我打算找他閑聊,剛走到他房間門口,發現李四正向老王手里硬塞一沓錢,大約兩三千元的樣子。見我閃進門,老王很是慌亂,滿臉通紅,望著我欲言又止。我見狀裝作沒看見調轉頭扭身就走,心想原來社會不像我那么單純。后來,老王見到我說:“其實那天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。” 

  “哪天的事?噢——前天我本來找你閑聊,見你房間有人,所以就走了,沒有什么事吧?”我裝作懵懵懂懂的樣子說道。

  “唉——”老王失望地嘆口氣,狠狠吸一口煙,轉身走了。煙霧從他的后腦勺升騰而起,霧一樣繡成一團,瞬間又被風吹散了。

  從此,我對老王有了看法,很少與他交談,更不去他房間閑聊。但是我一直在觀察他的一舉一動,果然發現了很多疑點,比如:老王總是很熱心為群眾辦理戶口上的事情,甚至往往在辦完事后還親自騎上摩托車為人家送過去;老王還公開收取個別群眾送的土產品和“猴王”煙;老王值夜班時老讓別的民警在崗在位,他本人卻騎著摩托不見了,等后半夜又神出鬼沒般地潛回來;老王在獼猴桃銷售季節,全所需要人手加強巡邏,防止竊賊偷桃子時,不是請假不來就是遲到早退......

  (三)

  日子就像河里的流水,不管你愿不愿意,總是那么平靜地流淌著。轉眼到了年終,今年,全國開展了“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”活動,省、市、縣要表彰一批優秀共產黨員,所里又得開會評選,所長一如既往地說,老王是老黨員老民警,先談談看法。老王一貫如常地回答說,大家說誰就是誰,我沒意見。正在這時,門外出現了兩個人,一男一女,一個架著攝像機,一個手中拿著話筒,顯然是電視臺的記者。所長很敏感,馬上休會,出外接待。

  “采訪老王?什么案子?”所長疑惑的問,這時我們也從會議室走了出來。

  “不是案子,哦——忘了介紹,我們是縣電視臺《優秀黨員基層行》欄目組的,最近我們收到近百名村民電話或信件,反映咱們派出所王功名同志的先進事跡,剛才我們采訪了部分村民,聽到了許多關于老王的感人事件,雖然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但是很令人震撼。現在來所里想采訪一下他本人。”那位漂亮女記者的聲音清脆響亮,簡直就像百靈鳥。

  “老王,馬上退休退休了,終于功成名就,也不枉叫王功名啦!”民警大李反應太快,興奮地喊起來。

  “老王,原來你在給大家伙演‘潛伏’呢。”所長也高興的喊道。

  “可別——所長,這,其他人都比我......”老王被所長拉到記者面前,緊張的話都說不出來。

  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我有點驚訝地擠上前問記者。

  “村民們說,老王經常免費為留守兒童辦理戶口證件;經常在下班后晚上為孤寡老人澆地;老王門路廣,經常在獼猴桃銷售季節幫助村民賣果子,為此讓自家的獼猴桃少賣了許多錢,愛人還和他吵了一架;老王為了辦理案件,化解鄰里糾紛,自己掏錢給一方當事人,謊稱另一方當事人愿意掏錢解決問題;老王經常用自己的摩托車送辦事的老人回家;老王......”美女記者“百靈鳥”的聲音簡直悅耳動聽極了。

  “老王,快換警服去吧。”所長親切地拍著老王的肩膀催促道。

  “行吧,不過——記者同志,可以坐著接受采訪嗎?”老王突然滿臉通紅地問。

  “當然可以,不過你為什么提這個問題?”美女記者“百靈鳥”感到很奇怪。

  “這兩年——”老王猶豫了一下,低著頭說,“這兩年我從來不穿警服,背駝得厲害,怕穿警服影響警察形象。”

  “老王叔,不會影響的,你這是在為警察爭光,為黨徽添彩呀!”我第一次這么激動地稱呼老王。

  院子里所有的民警,還有記者和辦事的群眾此時全都鼓起掌來,小小的派出所院子里一霎時掌聲如潮,歡聲笑語,仿佛老王愛聽的秦腔戲一樣,讓人感到聲震屋瓦、沉迷陶醉。

  (作者單位:周至縣公安局四屯派出所)

【關閉本頁】
中共西安市委政法委員會
西安市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辦公室
中共西安市委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備案/許可證號:陜ICP備10006954    
安徽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滚分析雪球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168娱乐3网址 北京pk拾赛车计划软件 红彩娱乐注册 时时彩后三8码稳赚 群pk10赛车精准计划群微信群pk10精准群 五分时时彩网页计划 吉祥三公下载 7070彩票官网